首页 - 天富科技新闻 - 比特币能否成为诈骗罪的犯罪对象

比特币能否成为诈骗罪的犯罪对象

发布时间:2020-03-26  分类:天富科技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6

【福建莆田律师工作室为您提供法律咨询,电话:13859816663】

基本案情

东莞市第一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裴于2014年8月初用笔记本电脑上网,购买了一个域名为“比特币”的网站。在互联网上创建了一个以比特币投资为内容的论坛,然后用昵称为“铁铲”的QQ在一些比特币QQ群中做广告,谎称存储在网站上的比特币具有丰厚的利益和回报,吸引其他人将比特币转移到网站上。在裴联系了受害者朱某(QQ昵称为“天才荒”)后,朱某联系了比特币。cc网站的充值客服QQ(昵称是“比特币。cc充值",客户服务QQ也由裴某运营)于2014年8月3日至10日。2014年8月3日,朱某将约183.8个比特币(约668100.134元)转移至客服提供的比特币网站,并向裴某转移1万元,共骗678100.134元,同时裴以同样方式从受害者孙处获得9.47个比特币(约34243.52元)。

成功后,裴某于2014年8月10日删除了该网站的源代码,将该网站转移到他在百度网站上编辑的公告文档页面,并宣布该网站遭到攻击,网站内的比特币被盗后无法找回。之后,裴将通过欺诈手段获得的比特币转移至多个网站,并全部转移至其在比特币交易网站上的账户。他卖掉了所有的比特币,并用绑定的银行卡兑现。最后,他将通过网上银行实现的70万人民币全部转入裴身份证上注册的支付宝账户,该账户随后被用于各种用途,基本上已被使用。同年8月13日,当朱发现自己被骗时,他报案了。经调查,公安机关于2015年1月27日在山西省运城市逮捕了裴。

2016年9月8日,一审法院作出(2015)董刑第2596号刑事判决:裴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4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裴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认为:

1 .比特币作为一种虚拟商品,不属于《刑法》第92条规定的公民私有财产的范围。一审判决根据刑法将比特币作为虚拟货币进行保护,这违反了法律规定的特定犯罪处罚原则。

2。广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广东省价格认证中心广东省价格认证[2015]16《复核裁定结论书》号对比特币价格进行认证,该价格违反国家法律和政策,不能作为本案定罪量刑的依据。

3。一审认定裴犯有诈骗罪,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认定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的行为是错误的。

总而言之,一审的事实没有得到明确的认定,适用的法律是错误的。二审法院被要求改判裴无罪。

防御者提议:

1。侦查机关和* *机关在诉讼的不同阶段都有程序性违法行为。

2。一审法院没有回应裴及其辩护人对《关于东价认核(参)函【2014】2341号的复核裁定结论书》的再审请求,而是直接作出了判决,严重剥夺了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在程序上违反了法律。

3。一审检察院以事实不清为由进行了两次补充调查,但两次都没有提交任何材料。然而,一审法院在被告及其辩护人缺席的情况下恢复了审判,仅在案件严重超出限制时才作出判决。因此,有一个扩展的案例。

4。比特币不是第01030192条中列出的其他财产。比特币只是一种虚拟商品。检查人员认为,将比特币纳入“其他财产”违反了法律规定的特定犯罪处罚原则。

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

另一个防御者提议:

1。比特币是计算机信息系统的数据,不是诈骗犯罪的对象。将比特币确定为欺诈对象不符合刑法和刑事政策。

2,“收购比特币的意图”并不等同于“欺诈比特币的意图”。本案证据的内容不能直接证明上诉人“非法持有比特币”以及上诉人无遗嘱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15001 milliseconds

2017年5月12日,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岳19号的刑期终结作出(2016)第573号刑事裁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结果

1。关于是否有诈骗裴的意图,上诉人裴在调查阶段供认了全部犯罪过程。随后的供述无法合理解释,且与被害人的陈述、聊天记录、相关转账交易流程等证据相互印证,应予接受。上诉人和受害人的聊天记录并未发现裴在兑现比特币后向对方明确表示要对其进行投资,也未发现他曾告知对方投资QQ的风险。裴某诈骗了比特币并将其套现,然后将套现后的财产进行投资。这不是裴某帮助受害者投资的行为,而是他在欺骗受害者后处理受害者财产的行为。裴在二审时表示,他在审讯过程中受到公安机关的恐吓,没有提供证据和线索。逃避责任纯粹是一种狡辩。

根据本案证据,上诉人裴编造了一个又一个网站,用多角度的装饰欺骗被害人,欺骗被害人将比特币转移到其高收入的个人比特币地址作为诱饵,成功后关闭网站,谎称被攻击的比特币无法找回,最后通过转账等方式将获得的比特币转入其账户。并在变现后用于个人投资或挥霍。以上事实足以反映裴思远诈骗被害人财物的犯罪动机。

2。比特币的财产属性

本案中,辩护人提出比特币是计算机信息系统的数据,不属于《刑法》规定的“财产”,不能作为欺诈对象。检查人员认为,比特币具有交换价值,属于《刑法》规定的“其他财产”范畴,即“公共和私人财产”,这并没有超出预测的可能性。

法院认为比特币应被认定为《复核裁定结论书》中规定的财产,原因如下:(1)比特币具有价值。虽然比特币在物理属性上是数据,但在现实生活中,它作为一种具有巨大价值的财产早已存在。一些人提供“采矿机器”,其他人投入大量人力和财力来“开采”比特币,其他人专门从事交易,其他人提供交易平台,等等。可以看出,比特币并没有被公民视为其原始属性,而是被当作财富来追求。从交易价格来看,比特币的价值更高。(2)它是一次性的、公开交易的和普遍的。目前,国内外都有专业的比特币交易网站。类似于股票,感兴趣和有权力的公民可以参与。本案中,上诉人最终通过国内外交易平台实现了比特币。(3)从本案上诉人的生活实践和获得的巨大利益来看,将比特币认定为公共或私人财产是常识。尽管国家强调对比特币的控制和风险防范,但并不禁止。新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和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适用该规定。”虽然没有详细的规定,但网络虚拟财产的概念已经存在于宏观立法层面。(4)比特币不同于游戏硬币和游戏设备。虽然目前最高法院关于盗窃游戏硬币、游戏设备和其他虚拟财产的意见是为了定罪和惩罚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和其他计算机犯罪,主要目的是解决游戏硬币范围小(仅限于游戏)和价格确定困难等问题,但比特币不存在这些问题。比特币显然不同于游戏硬币、游戏设备等等。两者在使用范围、接受人群、可交易程度、价值确定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综上所述,虽然比特币在物理属性上是数据,但在法律属性上它应该被视为公有和私有财产。从本案被告的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来看,即使有巧合,也应该从重罪处罚。

3。本案比特币价值的确定

本案中,东莞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分别于2014年8月10日和4日回复确认了比特币价值。守卫者对鹿提出异议

维权人士对此也提出了反对意见,认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价格认证中心应该做出评估或得出比特币没有价值的结论。承办人认为,广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认证中心具备相关资质,价格认证程序合法、依据充分且无不当。此外,考虑到上诉人实际获得的价格已经超过了非常大的标准(500,000),上诉人是否被重新认证对上诉人的定罪量刑没有影响。

审判员

:一审法院合议庭成员,黄俊哲、

: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宋,李子才、郑汉超

转自:市刑事辩护研究中心

案例评析

福建莆田律师事务所对转载、共享的内容、陈述和意见保持中立,不对其准确性、可靠性或真实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如有异议,请联系!

【免责声明】:

图片和文本在互联网上复制。版权属于原作者,仅供参考。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果您有任何异议,请联系。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