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富科技新闻 - 新型冠状病毒:为什么我们要努力寻找病毒的中间宿主?

新型冠状病毒:为什么我们要努力寻找病毒的中间宿主?

发布时间:2020-02-12  分类:天富科技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4

北京大学的国际医生说# #青峰项目# #关注新的肺炎#

病毒本身是自然界中一种非常大的生物,据估计与人类的交流至少会持续一百万年。尽管病毒种类繁多,数量众多,但在数百万年的传播过程中,只有一小部分会进入人类生活,引发一系列疾病,而这些能引发人类疾病的病毒也是众所周知的。



@

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每隔几年仍会有一两种新病毒侵入人类生活。如果人们对新病毒一无所知,他们将会措手不及。例如,2003年的非典病毒、2013年的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和今年的新冠状病毒(2019-nCoV)以前从未被记录过。

以前有这样的病毒吗?

@

首先,科学研究人员已经清楚地确定这次来自武汉的肺炎病原体是冠状病毒,一种不同于2003年非典和中东肺炎的中东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新冠状病毒。它刚刚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2019-nCoV,我们称之为新冠状病毒。



@

根据以上信息,我们可以确认新的冠状病毒(2019-nCoV)是一种人类从未见过的病毒。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地球上以前应该没有这种病毒。因为病毒属于微生物群落中快速进化和突变的范畴,所以它们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30多亿年。病毒进化了很长一段时间,经历了适者生存、自然选择和不断进化。可以推断,在不久的将来的某个时刻,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进化了物种从动物到人类的杂交功能,并进入人体生长、繁殖和繁殖,从而导致死亡。



新病毒是怎么逐步进化的?

@

在自然界中,因为病毒没有细胞就不能单独生存,所以病毒需要在另一个有机体中长时间生存,但它不会导致有机体因病死亡。整个生命物体被称为病毒的天然宿主。例如,我们已经知道,均属于冠状病毒家族的非典型肺炎和呼吸窘迫综合征的自然宿主很可能是蝙蝠,而目前关于新冠状病毒(2019-nCoV)的自然宿主的研究也很可能是蝙蝠。



@

但毕竟,人类和蝙蝠之间没有太多的交集,所以交叉感染的机会非常小。与此同时,科学家发现,尽管新皇冠病毒中的病毒与最有可能的蝙蝠(菊头蝠)非常相似,但仍有4%的差异,这也意味着蝙蝠中的病毒不太可能跨物种直接感染人。

需要一个“中间主机”。在SARS和MERS两类病毒的研究中,人们认为果子狸和骆驼便是“中间宿主”,病毒在这些动物中广泛传播和变异,并最终感染人类。以下是一个解释:“以非典的灵猫为“中间宿主”。一般过程如下:果子狸吃了蝙蝠,也感染了蝙蝠的病毒。这种病毒可能会导致灵猫生病,但不会立即死亡。这种病毒在灵猫体内发生了变异和进化,并有能力感染人类细胞,即非典病毒。这时,好人捕食灵猫。如果在屠宰和烹饪食物的过程中有遗漏,非典病毒将会传播给人类,从而造成人类内部的大规模传播。

这个问题的答案对我们将来预防传染病至关重要。毕竟,“中间宿主”是人类感染的直接原因,因此我们可以杜绝“中间宿主”进入人类生活。

在新型冠状病毒进化过程中,谁是“中间宿主”呢?

@

因为大多数早期病例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每个人都推测市场上的一些野生动物可能是病毒的“中间宿主”。然而,不幸的是,在市场关闭之前,我们没有时间收集野生动物样本。目前,在市场环境中只收集了585个样本。其中,33个样本被发现含有新冠状病毒(2019-nCoV)的核酸。

因此,我们只能猜测新冠状病毒(2019-nCoV)的中间宿主很有可能是华南海产品市场的动物。在2019年的某个时候,它意外地感染了武汉的一些居民,导致了这场大规模疫情的爆发。



但是,2010年2月7日上午,华南农业大学、岭南省现代农业科技实验室、沈永义、肖丽华等人在对此次肺炎疫情病例信息的逐步回顾中,宣布在追溯疫情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基因组学是我们追根溯源的有力助手?

@

在这个研究过程中,通过分析1000多个宏基因组样本,穿山甲鳞片被鉴定为新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穿山甲鳞片中β冠状病毒的阳性率为70%。然后分离鉴定穿山甲鳞片病毒。在电子显微镜下观察典型的冠状病毒颗粒结构。通过对该病毒的基因组分析,发现分离的病毒株与目前感染人类的病毒株的基因序列相似性高达99%。

因此,初步判断穿山甲为新冠状病毒我们发现新冠病毒肺炎最早的几位感染者本人其实并没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经历,那么他们到底是如何被感染的?难道还有华南市场以外别的动物作为中间宿主的可能?,为野生动物防疫控制的相关政策调整提供科学依据。

总结

@

人类的历史距离农业文明的开始只有一万年左右。从原始人与猿分离,历史只有700万年。然而,一些微生物如病毒和细菌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30多亿年,目前分布在地球的各个角落。那么谁是地球的主人呢?

自然宿主、中间宿主和最终感染疾病的人实际上只是携带病毒的“幸运”宠物。我们应该放下人类的骄傲,对成千上万的生物负责,感激大自然,不要越界捕食不该进入人类食物链的生物。也许我们可以确保人类不会受到自然失衡的惩罚。